“世界民主峰会”喜剧还是闹剧?

2021年12月4日、5日,国务院、外交部先后发表了《中国的民主》白皮书1和《美国民主情况》报告2,可谓是意味深长。如果没有特别留意当时的新闻,我们还不知道12月9日美国要张罗的所谓“民主峰会”。可所谓“民主峰会”最后却没能达成任何的宣言或者共识,反倒是展现出了美式民主的虚伪和荒唐。

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范勇鹏教授在《这就是中国》第129期节目上火力全开,做了精彩且犀利的演讲。本文是范教授在节目中的演讲原文,不代表本文作者观点。


2021年的12月9日,美国总统拜登先生张罗了一场所谓的“民主峰会”。当时看新闻的时候,我脑海中出现了两句中国俗语,一句是“来如风雨、去似微尘”。

拜登张罗的“民主峰会”亲自剥去了美国的“皇帝新衣”。

大家应该还记得,就在2021年3月中美阿拉斯加会谈的时候,当时美国代表团不顾外交礼仪,搞了很多小动作,当时我们的杨洁篪就讲了一句话,他说“我把你们想得太好了”。可以说,这句话说出了全世界人民的心声,美国这个国家一向披着国际秩序和民主价值的大旗,在世界上大搞单边主义、霸权主义,然后去剥削、欺凌,甚至去颠覆别的国家,杨主任的这句话戳破了美国长期的伪装,也打破了中国和世界上很多人对美国的幻想。

开完了拜登先生这场峰会,我想说的是:“我们把你们想得太重要了”。

之前,美国各种造势,拉帮结派。作为一个长期关注中美关系和国际舆论斗争的一个学者,我当时确实是有点紧张的,我不知道这次美国的这个峰会,会搞出多大的幺蛾子,担心会不会给我们的国际形象、话语权和国家利益带来什么损害。结果一看,真是“来如风雨、去似微尘”,我发现自己多虑了。这次峰会可以说是剥去了美国的“皇帝新衣”,着实让美国在全世界面前“祼奔”了一回

拜登政府召集开“民主峰会”属于典型的缺乏自知之明。

我想到的第二句俗语是“力微休负重,言轻莫劝人”。

人贵有自知之明。拜登的这次峰会就是典型的缺乏自知之明。美国曾经强大过,哈佛大学学者约瑟夫·奈,他曾经说自罗马帝国以来,从来没有哪个国家像美国这样让别的国家相形见绌。当然从我的观点来看,奈教授多少有点少见多怪,首先就是我们中国在过去几千年里边,我们经常让全世界相形见绌,罗马帝国算什么。其次就是二战后,美国如日中天的时候,你在朝鲜战场,在越南战场,最后不也是灰溜溜地退场吗?但是我们要承认,从世界权力结构来看,那个时候的美国确实是相当得强大。比如说在1944年,美国开了一次会,叫布雷顿森林会议,那次会议奠定了此后70余年世界体系的基本格局。然后1991年,美国虽然没有开会,但是苏联解体了,美国俨然成为单极霸权,执全球之牛耳,可谓是如日中天。然后后来美国的力量有所下降,但是你看“9·11”事件之后,美国小布什总统可以站在废墟上拿着“反恐”的理由,公然在全球划线,声称要么你站在我一边,要么你就是我的敌人,对吧?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时候,当时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跑到欧洲,公然地拉一派打一派,指责法、德这些国家,说你们是老欧洲,不跟我们玩,你们就是敌人。虽然后来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都是黯然收场,但是我们回想当时的那个美国,嘴上还是硬气的,而且其它国家面子还是要给足的。

但是到了拜登的这场峰会,原本也是想搞出个万邦来朝,结果把里子面子全丢光了,不仅在世界上没人关注,连美国自己的媒体都不怎么报道,西方这些媒体其实滑头得很,它也不想把宝押在一个没有前途的方向,就像英语里有一句谚语,“老鼠都知道要逃离沉船”。当时那几天,如果咱们不看中文媒体,你几乎都注意不到这个峰会。另外来参会的代表大多数也是漫不经心,有的上去讲两句就下线了,更有甚者,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虽然参会,却是专门来“砸场子”的,在演讲中大批了一通美国。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。

这就跟我们在生活里一样,当你有能力、有威信的时候,你说出话来别人会重视。当你没有这个实力和资格了,你最好三缄其口,这时候你非要跳到台上去搞事情,你只会让别人更快地认识到你无足轻重。这就是我们这句老话,叫“力微休负重,言轻莫劝人”。

“民主峰会”成为反面教材,给中国和世界上了一堂思政课。

我要讲的第二点,就是这场峰会它其实也不是一无是处,其实很有价值。对中国和世界人民来讲,这是一堂课,难得的一堂思政课,帮我们大大破除了对“美式自由民主”的幻想。我们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长期致力于解构、批判虚假的“美国式民主”观念,比如像张维为老师一直强调的,“自由民主”是重程序,不重实质,它是用程序的正义来掩盖实质的不公。再比如我们也指出过,“自由民主”它不是民主,它是自由。

我自己在一期节目里也专门讲过,“自由”是资产阶级的价值观,就是资本权贵的护身符,“自由民主”就是披着民主外衣的自由而已。再比如我们也讲过,民主不是选举,美国的所谓“一人一票”实际上就是一美元一票,反过来,选举也不是民主,选举是中世纪贵族政治的一个标配,当然经过现代改造之后,形成了现代大众选举,但仍然是有很多先天弊端的,非常容易被各种力量操纵,会让地方性利益集团绑架整体利益,容易导致党争和分裂,导致财政破产,然后会导致政治的娱乐化等等。

还有就是像“自由民主”与经济发展、科技进步、人民福利都没有直接的关系。没有一个西方国家是靠着“自由民主”发达起来的,也没有一个搞了“自由民主”的国家今天没有衰落。最近上海交大的文一教授出版了一本新书,叫《科学革命的密码》,大家可以读一读,他在书里就指出了,西方发展出现代科学技术是由于欧洲长期的战争带来的军事竞争,和民不民主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但是,有时候我们怎么讲,也比不过美国民主的本家自己出来现身说法。所以特朗普先生是用实力戳破了美国“民主”的几乎每一副面具,拜登本来是想修复这些面具,没想到这次峰会让“美国民主神话”破产这个事实呈现在世人面前。有时候想,这两位还在辛勤工作的老先生,着实为解构西方话语立下了汗马功劳。我之前在节目里还批评过我们中国学界有一些人不给力,很多人没有跳出西方的话语陷阱,其实我自己反思有可能多虑了,因为一个拜登和特朗普的组合,至少抵得上几十名教授十年之功。所以我建议将来可以给他们每人颁发一枚一吨重的“奖章”。授予他们一个“西方民主破壁人”的光荣称号。

美国欲借“民主峰会”围剿中国却先坑了自己!

我要讲的第三点是美国信誉的破产,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放松下来了。我们为中国人民争取民主,为世界人民争取公平的伟大斗争才刚刚开始。美国资本力量的统治不会自动后退,美国继续剥削和掠夺别国的欲望从来没有放弃,美国的暴力手段、暴力能力也没有丧失。我们绝对不能排除一种可能,就是美国通过“民主峰会”来拉帮结派,对中国进行一个“体面”围攻的计划破产之后,它图穷匕现。所谓的“民主话语战略”受挫之后,不排除美国的战略重心会回到贸易战、地缘政治斗争、产业和科技竞争这方面,对中国进行更野蛮的攻击。甚至不排除美国进行军事冒险的可能性。近百年前,我们中国的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,他说美国这样一个年轻的国家,手里握着如此强大的暴力武器,终究不让人放心。我们今天面对这个不再年轻的国家,当它面临着失败衰落的命运的时候,它会不会变得更绝望、更疯狂、更无底线,它手里的暴力武器是不是更值得我们警惕。毛主席说过一句话,战略上藐视敌人,战术上重视敌人。这次“民主峰会”的破产也许会成为一个转折点,会让美国的资本统治集团意识到玩“民主”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已经对中国无效了,反过来会激起它们冒险去赌一把的心理。

不扩张就“内卷”,西方文明的“第四次深呼吸”能实现吗?

德国历史学家兰克有一个观点,他把西方文明的兴起总结为“三次深呼吸”。第一次是罗马帝国晚期的蛮族入侵,就是今天美、英、法、德这些国家的祖先,都是从大森林里边涌出来,然后占领了罗马帝国,夺取了大量的土地。第二次是基督教国家发起的十字军战争,夺取了东方的大量财富和技术。第三次是大航海时代,他们占领了美洲、大洋洲土地资源。我们回望西方文明的每次大发展,它有它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,但是总体上它是靠向外扩张、转嫁矛盾和释放内部压力而实现的。现代资本主义和科学技术、工业化也都是在掠夺剥削全世界的基础上开启的。可以说,离开了扩张,西方文明就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生命力。这“三次深呼吸”它之间的间隔都差不多是五百年。今天又快到五百年了,美国所代表的西方文明已经陈陈相因、积重难返,面临着一个不扩张就“内卷”的两难抉择。而从地理上看,今天地球上几乎唯一的扩张空间,就剩我们中国了。

然后我们再看除了地理维度,还有没有其他的扩张空间呢?其实是有的,从二战后到上世纪80年代,美国人开启了计算机、互联网、信息技术的时代,引领了人类文明的新探索,包括太空的探索,这本来是有可能成为西方文明进行“第四次深呼吸”的新边疆。但是由于美国国内资本的贪婪和傲慢,美国走上了一条金融化、虚拟化、空心化的邪路,最后是1%的资本家抛弃了99%的人民,使西方文明内部也产生了停滞和分裂。今天虽然有马斯克、扎克伯格这样的一些具有开拓、探索精神的企业家,但是在金融资本的逻辑下,他们不仅不大可能给腐朽的美国社会注入生机,反而有极大的可能,会沦为靠编故事来“割韭菜”的金融资本家,或者是运用资本和技术来统治社会的野心家,就像Facebook现在搞成叫“元宇宙”了。

美国要如何探索真正的民主道路?

近几年有一个网络用语叫“费拉不堪”,这个词是形容人落魄而没有斗志的这种样子。这个词是来自于英语,最早是来自于阿拉伯语,叫Fellah,它是指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文明,衰败之后人民的那种状态,今天我们看美国人的精神状态,其实就在越来越走向这种Fellah,这种“费拉不堪”的路上。

与此同时,我们中国人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,后发先至,在主要的方面,我们现在基本上都赶上西方了。这个时候,美国人就发现自己这“第四口气”明显喘不动了。地理上没有地方扩张了,然后新领域新空间,遇到了中国的竞争,然后它想通过“民主化”来对我们进行分化、进行剥削,这个计划也破产了。美国的统治集团,它会认为自己遇到了一个两难选择,哪两难呢?第一是我干脆改掉依赖“吸血”来生存的恶习,放弃霸权,回归平凡,但是这条路是他们非常不愿意走的。第二条就是孤注一掷,对中国搞各种无下限的攻击手段。这是我们当前面临的一个最大风险。

其实,我认为美国还有一条路,但这条路可能属于美国人民,而不属于这个腐朽的统治集团,那就是探索真正的民主道路,真正保障人民的权利和利益,改革陈腐的选举代议制度,废除私权绑架的这种黑暗司法和美联储制度,建立有权威、有能力、负责任的政府,集中精力去防治新冠疫情,去救援龙卷风的受灾地区,去重建那些破败的基础设施体系,消除城市里的贫民窟,消除暴力和犯罪,清除种族歧视和身份政治,促进人民共享的科技创新和工业生产。另外就是在国际上和中国合作,与世界和解,我们共同来探索人类的新边疆。习主席讲过一句话,说太平洋足够大,容得下中美。其实在今天这个新科技、数字世界和外太空,我觉得它更是足够大,足以容得下全人类的共同利益。所以我希望美国人也能够认识到这一点,能够想清楚,选择一条真正符合自己利益和人类共同利益的道路。

好,谢谢大家!


  1.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4日发表《中国的民主》白皮书 ↩︎

  2. 外交部5日发表《美国民主情况》报告 ↩︎

Bowen Zhou
Bowen Zhou
Student pursuing a PhD degree of Computer Science and Technology

My research interests include Edge Computing and Edge Intelligence.

Related